PROFILE

WeiWei Wuu

巫 谢慧,已华丽而高超的演奏技术及风格为您献上一台「二胡爵色」的音乐会!

巫 謝慧(WeiWei Wuu),中国上海人,旅日著名二胡爵士乐手。
2002年签约华纳唱片公司出版首张个人唱片开始出道,并亮相于各大媒体,巡演于日本各地,深受好评并成为话题。以独树一帜的激情而华丽的演奏风格为特点,与著名音乐家肯尼・基,坂本龙一,叶加濑太郎等合作,打破了二胡的传统观念。2014年,巫谢慧推出第十张个人唱片《Reborn〜再~生~》。将在5月25日携日本乐队凯旋回归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举行期待已久的个人音乐会~「巫谢会 爵色二胡音乐会~缘之诗」

 

WeiWei Wuu

巫谢慧介绍

巫谢慧出生于中国上海。5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和上海戏曲学校,专攻小提琴和二胡。1991年赴日本桐朋学园学习深造。

期间,巫谢慧通过二胡与各种类型的音乐家进行了多种合作和互动。她开发了世界上第一把电子二胡,并把以坐姿演奏二胡的传统演奏方式改为站姿的方式演奏,确立了独树一帜的演奏风格,使摇滚、爵士、流行音乐共同演绎成为了可能,成为了现代二胡演奏的开拓者。

2002年5月,签约华纳『Memorise of the Future』进行了盛大规模的初次亮相。

2003年7月,发表了第二张专辑『上海红』,表达了对故乡敬意之情,受到了各界的高度评价。此外,受邀在西武棒球场职业棒球开幕式上演奏日本歌曲,并为NHK众多节目演奏主题曲,引起众人关注。

2004年,参与坂本龙一先生的作品演奏。6-7月,NHK的『大家的歌』中采用了其《给姐姐的爱》等曲目,引起关注热潮,同年10月发表『Plays Burt Bachrach』。这张专辑引发了“用二胡听咖啡音乐(饮茶音乐)”热门话题,打入最畅销的唱片排行榜。

2005年春夏,受邀用二胡和歌演绎三得利乌龙茶电视广告宣传歌曲「Changing Partners」。

2006年1月,发表了以“用二胡绕世界一周”为理念的专辑『Nomad』

2007年年初,为NHK制作「达尔文来了!生物新传说」新片尾曲。3月下旬受邀作为肯尼・G赴日公演时东京地区嘉宾,完成和肯尼・G的首次合作演出,并于6月发表了新专辑「CHINA BLUE」,收录了和肯尼・G公演曲目以及部分电视剧、电视节目主题歌,获得「ADLIB AWARDS 2007」奖。

2008年,巫谢慧携心爱的二胡东渡扶桑已有17载。这一年写下了『樱花17年』一曲并在10月发行了专辑『Tears』。12月在故乡上海东方艺术剧场举行了以[爵色二胡]为题的音乐会。受到各界好评。

2009年10月亲自策划了在东京举办的[二胡群英会]。将王永德,高韶青等活跃在海内外的二胡名手聚集在一起演出盛况无比受到好评。

2010年6月发表了久违的个人自创专辑『Back to the・・・』作品中倾流了巫谢慧对上海和东京的两个即是故乡又是他乡的复杂心情。参加作品的有日本著名演唱家森山良子,尺八演奏家藤原道山,著名制作人武部聪志和鸟山雄司。
9月在故乡上海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举办个人演奏会。受到反响。

2011年5月清胡一把,弦动情生,赴日20周年。在东京举办了持续两天的[梦蝴蝶赴日20周年纪念音乐会]。并录制成DVD在同年10月发行。

2012年4月,为纪念出道10周年,隆重发行个人精品专辑『华蝴蝶-巫谢慧作品精选』并在企划在日本80多地方举行演奏会。受到关注。

巫谢慧的演奏热情优雅,站立演奏二胡是她独树一枝的风格。除了亲自主持东京的二胡教室外,同时与国内外的艺术家进行交流合作,与以NHK交响乐团为代表的管弦乐队合作演奏,超越了中国二胡传统演奏范畴。

爵色二胡
  • 清胡一把,弦动情生
  • 幽而不怨,张而不狂,魅而不惑
  • 既延续东方古韵,又融入西方爵士元素
  • 情感、气势、神韵,合而为一
巫谢慧官方网页:

 

 

有感于 爵色二胡演奏家巫谢慧音乐会

12月7日 (周日),明媚的阳光驱走了些许冬日的寒意,世纪大道宽阔空旷,但见几辆匆匆驶
过的车辆和几个放风筝的人。白天的东方艺术中心显得低调,寂寞的矗立在鲜花 不败,翠
色不减的绿化带那端。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座建筑瞬间绽放,宛如一朵盛开的白玉
兰,璀璨而不失高雅。眯着眼,迎着温情的太阳,开始遐想夜晚 从空中俯视东艺的效果,嘴
角浮现一缕浅浅的微笑。几许期待,几许兴奋,weiwei wuu的爵色二胡音乐会即将在这里
上演,仿若看见一只彩蝶翩翩起舞。

weiwei wuu,上海人,中文名:巫谢慧。自幼学习音乐,专攻小提琴和二胡,毕业后选择了东
渡扶桑继续深造。樱花飘零17载,而今踏歌归来,在东艺演奏厅举办“Tear〜巫谢慧2008上
海音乐会”。

前 段时间,看了一段上海第一届卡西欧大奖赛的视频资料,四人组合的明星家庭勇夺桂
冠:父亲将碗编排成序,用扬琴的技法敲打出清脆的韵律;母亲则敲打着炒菜的 锅具,低沉
的和着节拍;舞台的主角俨然是两个小女孩,怀抱硕大的吉他,一边娴熟弹琴,一边纵情高
歌。甜美的笑容,欢快的歌声,定格在1985年。那两朵姐妹花,姐姐叫巫谢慧,妹妹叫巫慧
敏。

虽说两姐妹都走上了音乐这条道路,但性质却不尽相同。姐姐致力于演奏,一把二胡,弦动
情生,徜徉在纯音乐的艺术殿堂;妹妹则致力于演唱,游离于民谣和流行音乐之间,用灵魂
拍手作歌。

Weiwei应该是偏爱蝴蝶的,在她的个人官方网站、CD封面和个人饰品中不不难发现蝴蝶的
翩跹之影。

喜欢蝴蝶的女人,大抵心怀梦想,有强烈的理想主义情结,惯性为生活描上一层斑斓的色彩。
或许如此,weiwei的眼神总是澄净见底,甚至揉入了些许自己不曾察觉的清高。撇开世俗
的诱惑,撇开世俗的杂念,痴迷于二胡带来的一世情缘。

喜欢蝴蝶的女人,大抵追求完美,并非要有绝世容颜,但一定谙达女人内外兼修之道。或许
如此,weiwei才特别偏爱裙装,拒绝落入跟风的俗套,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款式和风格,落落
大方中见雅致精细,彰显上海成熟女人的魅力。

喜欢蝴蝶的女人,大抵充满自信,拥有永不懈怠的隐忍之力,为了那份破茧而出的美丽,必
须拥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还得忍受作茧自缚后漫长的煎熬。或许如此,weiwei的笑
容特别灿烂,特别坦然,异国他乡无数个寂寞的日夜,枯燥的练习,勤勉的创作,终于迎来秋
的收获。

19:05,观众陆续进入演奏厅,来宾约七八成,在外围经济形势严峻,纯音乐市场面临门前冷
落的困窘局面下,上座率算不错的。19:45,场灯暗下,舞台笼罩在一层柔和的蓝光中,影影
绰绰,几人来到台上,一声清幽缠绵的二胡,音乐会正式开始。

weiwei特 意从日本请来常年合作的乐手加盟,小小的舞台排位讲究,紧凑而非拥挤,严谨
而非随意,阵容强大。左侧是架九寸钢琴,一双大手在键盘上轻盈的滑动,落下串串 清澈
的音符;后方是贝司,竖立的大贝司足有一人高,派头十足,乐手时而直接用手指弹拨,时而
用琴弓拉奏,发出阵阵沉重深沉的叹息;右方是打击乐,架子鼓、 手鼓、风铃和一个不知
名的日本民间鼓有序排开,鼓手眼疾手快,铿锵有力,节奏和力度控制得恰到好处;右前方
是从上音特邀的大提琴手,堪称青年才俊,技艺老 道沉稳,音律舒缓丰富,和首次合作的乐
手配合得滴水不漏。

当晚的灵魂人物自然是weiwei,头发绾成两个蓬松的发髻,一袭湖蓝晚装,袅娜多姿的立于
舞台正前方,颇有众星拱月的韵味。据介绍,weiwei是将二胡传统演奏坐姿改变成站姿的
第一人,这无疑是二胡演奏史上一大进步,打破了拘谨单一的表现形式,从合奏的配角转化
为主角,更容易促进与其他乐手之间的互动。同时,Weiwei发明了世上第一把电子二胡,一
个小小装置的改变,让二胡这种具有东方神韵的民乐乐器和西方乐器的融合成为可能,演
绎出“爵士风格”的二胡音乐。对民乐了解甚少,概念中把二胡定型在“二泉映月”的凄婉哀
怨基调上,未曾想到weiwei的演绎彻底颠覆了根植了多年的观念。原来二胡的音律也是可
以欢快活泼,可以温柔缠绵,可以激昂磅礴,可以悠扬清雅……

20:30上半场结束,共演奏6曲,历时45分钟,中场休息20分钟,20:50继续下半场的听觉享受。
演奏的曲目有一半是Weiwei自己创作的,这在音乐也快餐化的时代极为可贵。下半场有个
意外的惊喜,一曲《新天地》,weiwei一展歌喉,声音听起来如沐春风,很舒坦,很温暖。

音乐会的收官之作,更是惊艳四座,把整场音乐会推向了高潮。Weiwei在日本开设了二胡
工作室,立志推广这种自己钟爱的中国民乐,让二胡走出国门,促进音乐的民间交流。此
次,她的日本学生亦有同行,为weiwei的 上海音乐会助阵,最后一曲将由她和自己的日本
学生一起合奏。话一落,会场骚动起来,诧异间,只见第一排观众纷纷起身,取出藏于席间
的二胡,快速站位,一半 的人立于坐席之间,直接转身背向舞台面对观众,一半的人登台排
列整齐,整个舞台挤得满满当当,先不论效果,单凭这阵势就博得满堂喝彩。数了数,一共
有27名日本学生登台亮相,年纪跨度之大,有耄耋之年的老者,也有年轻时尚的白领。
Weiwei在中间领衔演奏,几个技艺纯熟的学生伴奏,其余则拉和声,层次分明,配合默契。
舞台上的每个人神情都那么专注,没有胆怯,没有羞涩,我不认为那是经验丰富,应是忘情
于音律吧!

Weiwei的那把二胡外形古朴典雅,据说琴师已有90高龄,早已歇业。我看见琴头,系有一只
红色的蝴蝶。